永夜山河

【荒目】韶华不负(3)

主CP是荒川x一目连,前期有荒椒

此章一句話博晴

椒图小姐姐上线

ooc注意 文笔渣注意


数日前,他带着重伤的风神一路从千叶赶回平安京正好也深夜了,把阴阳师从被窝拖出来无视某个搭着弓箭的贵族和一连串的诛邪箭,小心的将风神放到人眼前,吐了句:”救他!”

这可把阴阳师吓坏了,顾不得衣衫不整,安倍晴明立刻冲出房门把正在睡梦中的萤草和桃花妖给拉到房间,经过一个晚上的治疗才终于处理完风神的伤;荒川之主更是不眠不休的看顾着,深怕有什么状况。

“照您所说的,风神大人在堕妖必是最脆弱的时候又被人所伤,短时间能恢复如此已是万幸。”安倍晴明甩开折扇,轻轻地摇着。

“…那些该死的人类!”荒川之主看着风神仍是稍嫌苍白的脸,用力的紧了紧双拳。

“您先去休息吧,这里我会让式神们看着。”

荒川之主看着安倍晴明,终是起身离开房间,朝庭院里椒图居住的水池走去。

当天夜晚,原本双目紧闭的风神抖了抖纤长的睫毛,缓缓睁开那双流金色的眸子,正好对上一旁的桃花妖,这可把正在帮他换药的桃花妖给吓坏了。

“风神大人您醒了!?”桃花妖激动地握住风神的手只差没跳起来来段极乐净土。要知道这几天他们几个寮里的奶都被那只蓝皮肤的大妖轮番骚扰过了,最后还劳烦惠比寿爷爷在床头立了根鲤鱼旗他才消停了点。

“…你是?”风神看了看四周,眼珠子才重新回到眼前开口的桃花妖身上。

“啊!我是桃花妖,这里是晴明大人的寮里。”

“…晴明?”

“是的!就是那位安倍晴明。”风神自然是知晓安倍晴明的,应该说还得感谢他不愿意接受退治的委托,否则他也不可能只受那点伤。

桃花妖换好药之后便立刻去通知晴明,不久阴阳师便进来了,跪坐在自己旁边微笑地开口:”在下安倍晴明。擅自将您带离香取还请莫要见怪。”

“无妨。”看来这儿真的如自己所想的是平安京。风神点点头注视着眼前的阴阳师。

一头白色长发如月光流泄一路蜿蜒至地,狐眼般狭长的苍蓝双眼被眼尾的嫣红添得更加妩媚,眼前的人看似温柔却又带着一种疏离感,风神看着他觉得他们好像是同一种人。

“…大人身子还未痊愈前,暂且待在这里吧。”安倍晴明扶着风神,让对方重新躺下。

“如此,有劳了。”风神朝他点点头,便又阖上眼修养去了。

= = = = = = = =

“荒川大人…”椒图看着一旁闭目养神的荒川之主有些怯怯地开口。

她其实知道荒川之主很担心那位大人,可现在听晴明大人说那位大人醒了,旁边这位阴晴不定的大妖反倒借着需要休息为借口待在水池里,与其说是休养倒不如说是在逃避什么。

“有事便说。”

“您不是很担心风神大人吗?为何不去看望他呢?”椒图探出了贝壳,小手揉了揉荒川之主皱紧的眉间。

“…他大概,不想见吾。”荒川之主将椒图有些冰凉的手握进掌中搓揉,语气是难得的平静。

“怎么会?您可是救了风神大人啊!”

“呵呵…不提也罢。”救?他不过是用自己所希冀的去逼迫着风神堕妖,原先高高在上的神明沦落到必须化为妖鬼才能活下去的地步,尽管是风神那般温和的人,他的自尊也依旧无法容许吧。

“这样的荒川大人很稀奇呢…”椒图趴在贝壳边笑着看向荒川之主。

“怎么说?”荒川之主狐疑的看着椒图,毕竟椒图跟在他身旁也有一段时日了。

“荒川大人呐~总是很有自信的样子,像今天这般犹豫的样子很少见呢。”

荒川之主并没有搭理小姑娘的话,椒图看荒川之主深思的模样也不好打扰,便挪着贝壳一蹦一蹦的去找鲤鱼精了。


小宝贝们有木有想我~(滚)

这阵子实在是忙,室友又很闹心,心累呵呵

依然谢谢大家的小心心跟小手手~

可以的话跟我缩缩发也行~么么哒


【荒目】韶华不负 (2)

cp荒川X一目连  前期有荒椒

我们的口号是:我们的荒,是咸鱼之主那个荒!!(?)

ooc注意 文笔渣注意

“唔…疼…”似乎是荒川之主粗暴的行径牵扯到伤口,那大妖发出了细微的痛呼。

“忍着。”荒川之主总觉得这大妖的声音有些耳熟,却想不起是在那里听过,更不记得这大妖这种妖力,看他的样子应该是使风的,可他认识的妖当中也仅有大天狗是使风的。

“…荒川?”荒川之主本打算凑近些看对方的脸,没想到那大妖竟然说出了自己的名字。

不可能...不可能是他!荒川之主不敢置信地瞪大双眼,他的脑中闪过了一个身影。那位也在香取,尽心尽力守护自己子民的风神大人。

“风神…?”荒川之主将人揽到怀中,仔细看着他的眉目,确实是风神没错。

风神情况并不乐观,原先一头柔顺的绯樱色的长发此时凌乱的披散着,左眼缠着绷带渗出了丝丝血迹,可这头上生着两个金色鬼角与漆黑的妖瞳,这分明是堕妖的象征,然而却并未妖化完全,大概是风神最后的神格下意识的抵抗着,神力与妖力两相互排斥,两股力量相互撞击撕扯着风神的身体,也难怪他会控制不住妖力。

强烈的痛楚加上被阴阳师所伤,风神的身体已经到了极限,再不采取点作为,风神很可能会神形俱灭。

荒川之主咬牙看着怀中痛苦的神明,现在唯一能救他的就是让他完全堕妖,可这真的是风神要的吗?

“风神,汝听好,吾现在要让汝完全妖化,可能会很难受,汝且忍耐点。”

听到荒川之主的话语,风神开始剧烈挣扎:”不…我不要…求求你…我不想堕妖。”风神像是被刺激到,不受控制的哭喊着,可没有任何力气的身体连眼前的大妖的胸膛都推不开,最后只能揪着荒川之主的衣领啜泣着。

“我不想消失…我还想守护我的子民…可是…”泪水沾湿了荒川之主的衣襟,他从没像现在这样这么心疼过谁,只能更加用力抱住风神,轻拍他的背安抚他。

“…别无选择了,汝注定为妖,不要在抗拒了。”荒川之主逼迫着风神抬头看着自己。

“不…我…”还没说完,风神便吐出口血,晕了过去,身上的伤开始撕裂的更大,再不快点这身体很快就会崩毁的。

“…汝就带着对吾的恨,活下去。”荒川之主咬破嘴唇将血液喂进风神嘴里加速妖力侵蚀神力的速度,同时传送妖力引导风神的妖力平息。

风神难受的低吟,荒川之主只能轻声的对他说”快了,再忍忍”一边擦拭风神额头的汗水一边继续传送妖力。

慢慢的,风神的挣扎减小,,身上的伤口也不在继续增加或扩大,外貌上也开始有明显的转变,不只长出了尖耳,一头长发颜色退尽仅剩尾端带点蓝,身上的红色纹路缓缓的汇集于额间形成金色的妖纹。

看着风神平稳的呼吸像是睡过去一般,荒川之主收起妖力,拦腰抱起风神回平安京。

= = = = = = = =

安倍晴明已经不记得这是今天第几次叹气了,抓起折扇轻敲掌心是他无意识的动作,可他发现这敲打的节奏正好与某位大妖来回踱步的步伐频率一致,一下一下,一步一步,大概敲了十来下正好是来回两圈,大妖就会朝着自己走来问道”他何时会醒?”而自己会回一句今天说了不下十遍的回答”快了。 ”然后大妖就会再回房口踱步,如此循环。

“我说…您这样不累吗?”你不累我看的都累了!安倍晴明揉揉发胀的太阳穴,有些无奈。

“吾等不了,他已经昏了足足三天了!大妖的恢复力三天也该够了,可为何迟迟没有醒!?”荒川之主不悦的低吼,眼下的青紫和布满眼球的血丝,看出他已经几天没阖眼。

感谢大家的小心心跟小蓝手qwq

你们不嫌弃我我感动得要哭了

荒川新皮真心好看,然而我没荒川 ORZ

【荒目】韶华不负

主CP是荒川x一目连,前期有荒椒(椒图小姊姊太可爱了///)就不占tag

此章有博晴

ooc注意 文笔渣注意

“荒川之主,请留步。”一袭蓝色狩衣的阴阳师开口唤住前方欲离开的大妖。

“何事?”荒川之主没有回头,倒是收回了正准备迈出大门的脚。

“有一事想请您帮忙。”安倍晴明语气轻松地好似问候别人吃过饭没。

“阴阳师,吾会莅临汝之小寮仅仅是因为椒图在这,莫要搞错状况了。”荒川之主仍是没有回头看身后的阴阳师,但加重的语气已经显现出这位暴君的不满。

“是椒图说荒川大人肯定愿意帮忙的,既然大人不愿意那也只好麻烦人家姑娘了。”阴阳师甩开折扇,模仿着椒图的语气说话着。

“…莫要太过了,阴阳师!”荒川低头瞪着安倍晴明。

“我相信这事荒川之主肯定也有兴趣的,地点…在千叶的香取。”

“…香取…”香取啊,记得他的神社在那一带,貌似是有段时日不见了吧。

“...吾应了,但,下不为例,除非汝想体验何为深渊的幽暗。”搁下这么一句,荒川快速的步出大门,消失在安倍晴明眼中。

= = = = = = =

前些日子,源博雅来晴明这里作客,无意间提到了最近千叶那里似乎不太平静,相传在香取的森林里已有许多人目睹了一只头顶着鬼角的妖怪,虽然目前还未听闻有人受此妖迫害,可百姓总会担心万一哪天等这妖怪伤人了便来不及了,于是当地的贵族宫卿开始着手于请阴阳师来退治此妖。

安倍晴明听了仅淡笑不语,手上茶筅混合茶水动作不停;将泡好的茶推至源博雅面前,源博雅盯着安倍晴明的脸看了一会,发现后者仍是那副淡然的笑容,只好认命地捧起茶碗,回以一套标准的礼仪。

“博雅怎么想呢?”直到源博雅将茶碗还给自己,安倍晴明才缓缓地开口。

“既然他没伤人应该也不是什么作恶的妖怪吧,而且他似乎已经在那座森林里很久了。”

“博雅真是个好汉子呢。”安倍晴明用折扇掩住嘴,但那双带着笑意的双眼依旧被源博雅看的一清二楚。

“啧…就知道你会笑话我。”源博雅拉开了晴明遮住脸面的手,语气听着有些不满,可仔细瞧却不难发现他红透了的耳尖。

“这是夸奖喔,此事我会处理的。”安倍晴明轻柔的笑了笑,纤白的手抚上源博雅的脸。

于是阴阳师说的处理,就是让时常来寮里作客的荒川之主去探查,套句他的话是”反正荒川流域甚广,顺路。”至于是否顺路…反正也不是阴阳师要担心的是不。

= = = = = = =

荒川之主一下一下地摇着手里的折扇,他来到了阴阳师所说的山中,刚跃出林间的溪流便感受到了风中的确是有一股奇怪的妖气,而且力量还不算弱。

荒川之主凝神查看四周,这山里的雾气浓的不太寻常;伸出手,水珠藉由荒川之主的妖力凝成两尾蓝色的鱼,朝着林间妖气最浓的方向飞去。

“阴阳师大人这边!”

“刚刚我看到东西飞过去,定是那妖怪!”

“请您赶紧将他斩杀!”

林间传来阵阵嘈杂的人声,荒川之主皱了下眉,看来他来的正是时候。荒川之主以林间的水气设下了一道屏障暂时阻止那群人的脚步。

“得快点找到那妖怪了…”听方才那些人类嚷嚷,那个妖怪貌似已经被阴阳师所伤,可荒川能感觉到那阴阳师的能力不及安倍晴明的千分之一,若那妖怪有这般妖气又怎么会如此轻易的被这些人类所伤?

荒川之主跟着那两尾鱼沿途留下的痕迹一路深入林间,妖气混杂着血液的气味愈发的浓烈,他感觉愈来愈多疑点;强大的妖怪通常会收敛自身的妖气以免惹来不必要的麻烦,至于某个爱惹事的鬼那是另当别论。

若有似无的喘息声伴随着浅浅的低吟钻进了荒川之主的耳中,在一处隐蔽的岩洞中,他发现了自己妖力所凝结的鱼已经被打散重新变回小水珠,而凶手自然便是那只受了伤的大妖。

“谁!?”似乎是处于极度警戒的状态,那只大妖因为荒川的到来释放出更强烈的妖气,逼的荒川之主只好也放出妖气压制。

“冷静点,汝再继续释放妖气,那些人找到你也是迟早的事。”荒川之主趁着大妖分神的瞬间移动到他身侧,粗暴的拉起他的左手把人提起来。

这只大妖意外的纤细,比照着自己所知晓的几位,均是精壮结实,对照现下这位,这纤细貌似过了头。

取名废就算了...

我会努力不坑的qwq

自己的粮哭着也要产完(哭晕)